-在这场国家间的电竞比赛中法国人又投降了吗「在这场国家间的电竞比赛中法国人又投降了」

在这场国家间的电竞比赛中法国人又投降了吗「在这场国家间的电竞比赛中法国人又投降了」

法国速度。

记性好的朋友想必还记得“杨幂毒奶色”事件:2015年的一场《星际争霸2》比赛中,来自法国的无名小卒MarineLorD以5:0横扫韩国国家队,双杀当时风头正盛、人称“吕布”的世界冠军Innovation,爆出惊天大冷门。

而我们熟悉的知名“毒奶”黄旭东在比赛中展现了对吕布极大的信任,即使在韩国队以0:4落后的情况下仍然发誓“5比0我就改ID叫毒奶色”,又在吕布以怒涛般的送兵结束比赛后沉默地直播改名,让第二天误以为“毒奶色”是口红色号的杨幂一脸懵逼。

这场让吕布吃瘪、让黄旭东扬名立万、让杨幂一脸懵逼的比赛,正是星际2的国家杯。

就在这两天,这场比赛又闹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风波——说不大,是因为事情已经完美解决了;说不小,却是因为这场比赛涉及了“疫情”“俄乌战争”“主办方黑幕”“选手抵制官方”等诸多让吃瓜群众闻风而动的剧情,堪称要素齐全。

1

如同欧冠的热度总是没有世界杯高一样,代表国家出战、阵营恩怨分明的国际比赛总是更容易引起关注和讨论。作为老牌Dead game,星际2的赛事虽然逐年萎缩,但终究还是在玩家的支持和赞助下保留了以国家为单位进行竞技的赛事。

对,这是一场由法国游戏媒体O\’gaming主办、奖金来源于众筹的比赛。

由于疫情影响,这场一向有着线下传统的比赛已经停办两年了。今年重启的国家杯承诺在四强赛后都会打线下,且参与众筹的玩家自动获得线下赛门票,这点燃了苦于没有线下赛看的欧洲星际玩家的热情:众筹奖金目标为4万欧的本届比赛,最终筹到了50713欧,超额26%完成目标。

当然,鉴于星际2选手后继无人的客观事实,国家杯的赛制人选还是显得有些寒酸:每个代表队只有两名选手,但从16强开始,每场比赛却都是BO7。

为了让比赛不那么重复无聊,主办方绞尽脑汁,总算通过四场单打、两场双打和一场盲选大将战单挑的赛制凑满了七场。

6月26日的八强赛中,中国选手Time和Cyan在前两场与墨西哥队战成1:1平的情况下,通过一场绝地翻盘的2V2拿下关键一分。心气已失的墨西哥队后两场无心抵抗,中国队最终以4:1锁定比分。由此,中国队在国家杯中首次打入半决赛,刷新了第三届国家杯八强的最佳战绩。

赛后采访时,Time透露,法国人确认四强可以打线上赛。一时间,国内星际圈洋溢着浓浓的喜悦。

几个小时后,事情起了一些变化。

2

法国人突然通知中国队与俄国队:不能打线上了!

但是,O\’gaming通知的时间和场合着实有些微妙:据Time回忆,赛后采访时法国人是以很欢快的语气告诉他们可以打线上的。此时法国队以3:2领先俄国队,剩余的一场双打在M3赢过,而大将Clem作为欧洲四大天王,单挑更是不虚没有顶级选手坐镇的俄罗斯队。如果法国队拿下这场比赛,他们将面对顶着150延迟打线上的中国队,这对法国队是巨大的优势。

总之,这确实是值得开心的上上签。

所以说,大家为什么总是喜欢这种国家之间的比赛,正是因为爆出冷门时的节目效果格外充足:

法国队先是输掉了刚刚赢过的2V2,再是主将CLem意外翻车,俄国队逆转两分拿下比赛,重演了拿破仑的剧本。

要知道,当时俄国队其实是可以拿到签证、通过土耳其到达法国参加线下赛的,然而由于O\’gaming承诺,如果打进四强也可以打线上赛,他们就没去搞签证和机票。现在突然又通知不能线上的话,签证根本来不及解决了。

这种情况下,法国人的突然通知,多少显得有些玩不起了。

3

事实证明,玩家们还是很不齿法国人这种“不讲武德”的行为的,这场风波远远比想象的要大。且不说群情激奋的国内论坛,就算在外网,主办方也很快收获了各种嘲讽:

有一说一,作为一个法国人我都觉得这也太TM玩不起了……闹剧已经发生,我现在都完全不关心比赛结果了,就算我的国家进了四强……

典型法国行为。输了,但是赢了。

恭喜法国队在国家杯中获得至少亚军的好成绩!

虽然输给了中国和俄国,但是赢了就是赢了呀!

推特也是全面沦陷,充斥着各种阴阳怪气:

别sad啦,毕竟法国还是能获得最后的晋级资格,通过通知可以打线上然后反悔来取消其他人的资格的方式。

别sad啦!法国赢啦!

这就是法国队在这场比赛中获胜的方式是吧,呵呵

当然,也不乏理智分析的老哥认为是O\’gaming无法向购买了线下众筹门票的观众交代:

看来O\’gaming现在把自己弄得双输了。他们似乎向他们承诺可以打线上,但后来他们意识到自己明确说过众筹资金是为了举办线下赛时已经晚了。所以咯,要么违背对这些队伍的承诺,要么违背给你钱的人的承诺。

中国队跟和平队(俄国队)属实惨。当然, 法国在这种情况中获利的巧合也让它看起来有点那个。

O\’gaming应该从一开始就跟这些战队沟通说明需要打线下。要是一个国家的选手不能保证这一点,那么他们一开始就不应该被允许参加进来,直接打个表演赛或其他什么东西的来保证他们有个比赛的机会。

除此之外,O\’gaming的后续计划推行得也不那么顺利:他们原本打算从八强的败者中打一场复活赛,补上四强的两个缺口,然而八强败者之一的荷兰队大将Harstem摆明态度表示不吃这一套:

大家好,我得来透个底,做个声明:

中国队跟和平队(俄国队)被取消了参赛资格,因为打不了线下;

问题是,我们都知道至少和平队(和可能的中国队)都被告知如果进四强了是可以打线上的。

国家杯举办方决定坚持DQ(Disqualified,取消资格)的处理并邀请4支八强队打比赛,但是我和Marc觉得比赛已经不完整了,所以我们拒绝这个邀请。

虽然我完全不认同O\’gaming的处理方法,但我认为煽动其他队伍退赛或者骚扰其他受邀的选手也不合适。

而本身受到影响的中国队和俄国队自然也不甘心,作为国内星际的扛旗人,“毒奶”黄旭东更是准备做一个原四强出场、奖金8001欧的邀请赛,压四强奖金8000欧的国家杯一头。

事情到这里,已经有些隐隐脱离控制了。可能他们猜测作为弱旅的中国队、俄国队根本不可能打到线下赛阶段才随意地做出了承诺,然而现在却要么得罪众筹门票的金主观众、要么得罪星际圈的职业选手。

不管怎么说,O\’gaming的国家杯作为停办两年、今年才复活的老项目,很有可能就此一蹶不振、再也没有下一届比赛了。

4

正在这种进退两难的情况下,法国人的传统艺能却准时登场了:

主办方“投降”了。

非常感谢大家对比赛的支持,我们会尽最大的努力,力求为所有观众带来一场公平的电竞比赛。

遗憾的是,由于俄乌局势和中国复杂的疫情管控措施,我们无法将Rattata和中国选手带进巴黎线下赛的舞台。

为了避免线下和线上选手对战时的不公平因素,我们一开始决定取消和平队(俄罗斯队)和中国队的参赛资格,但在此期间我们听到了来自玩家社区的反对意见。

在与半决赛另外两支队伍讨论了线上赛的问题后,我们决定允许那些不能打线下的选手以线上的形式继续之后的比赛。

除此之外,我们很高兴地宣布Skillous可能会来到线下,代表和平队(俄罗斯队)参加最后的比赛。

电子竞技是现代世界中的现代娱乐项目,我们很高兴能让选手为自己的荣誉和郭嘉而战,不管他们在哪个地方。

7月16日见,一同见证波兰、美国、俄罗斯和中国为争夺星际争霸2最强国家的称号而战斗吧!

仅仅不到两天,在玩家社区的围攻和职业选手的抵制下,原本还在“坚持原则”的法国主办方O\’gaming就举白旗投降了,不禁玩家纷纷感叹:不愧是法国速度!

但即便中国队和俄国队获得了参赛资格,社区又有比赛看了,这似乎是一个皆大欢喜的结局——但是,646位真金白银支持众筹线下赛的观众呢?即使他们可以退款,但积累的失望还会让他们在以后继续支持星际2的比赛吗?

要知道,愿意掏钱支持游戏比赛的往往都是最核心、最忠实的那批玩家,经此一事,在复杂的国际形势和疫情面前,星际2作为一个几乎没有官方支持的Dead Game,又还会有多少组织和个人继续自发为这个游戏的竞技环境添砖加瓦呢。

最终,可能还是TL.net上一位用户说得透彻:

“我们离只能依赖沙特土豪的ESL、微软的资金(可能还有亚马逊的流媒体)做比赛的日子,又近了一步。”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